站内搜索:
2019.08.26 星期一

红色老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老区

岩漳交界革命斗争的坚强堡垒

2019-08-26 09:03:00 来源:   作者:365棋牌游戏在哪儿下_365棋牌官网下载手机版_下载365棋牌  浏览次数:2 [返回]

岩漳交界革命斗争的坚强堡垒
———新罗区岩山镇玉宝村革命简史


  玉宝村位于新罗区着名的红尖山脚下,距镇政府驻地仅十多公里,海拔1000多米,东部和南部与漳平永福接壤,西部与铁山镇、曹溪镇毗邻。距岩城35公里。据不完全统计,当年村里80%的青壮年都参加了红军游击队或成为地下交通员、地下党和革命接头户,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或在与敌战斗中牺牲的有几百人之多,房屋被烧毁至少40多座。玉宝村四面环山、森林茂密,中间一个盆地,东西方向只有两个出口,是当年红军游击队在这里隐藏打游击的好地方。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魏金水、伍洪祥、邱金声、林映雪等革命老前辈,曾经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留下深深的足迹。在革命低潮时期,为了保存红军有生力量,他们领导着红军游击队从龙岩城转移到玉宝一带,坚持与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游击斗争。他们在这里成立了岩永(龙岩和永福)区苏维埃政府和赤卫队,董昌柏任岩永区苏维埃政府主席(1931年被国民党杀害),董光义任岩永区苏维埃政府副主席(1932年被国民党杀害),董金海任岩山乡赤卫队队长(1930年在战斗中牺牲),陈秋河任村苏维埃政府主席(1932年被杀害)。
  游击战争,艰苦卓绝。红军游击队经常活动于玉宝、龙车、经杨、火德坑、小丁坑一带,晚上隐藏在离村2里路的(崂邦屎)山头上,在崂邦屎山头上搭一座竹棚作为指挥部。
  1935年5月,红八团挺进龙岩。团长邱金声和龙岩县委召开会议,研究加强地方游击武装和消灭红坊南阳坝民团等问题。全团直奔红坊用埋伏袭击的战术,一举全歼南阳坝民团,缴获长短枪50余支,机枪一挺和一批军用品。战斗结束后,国民党军第八十三师一个旅由龙岩开往永定,红军游击队不及撤离,与敌展开激烈战斗。敌军由于摸不着虚实,不敢穷追猛进,红军游击队边打边撤。县委、区委、地方党组织发动群众抬运救护伤员,送饭送水,全力支援红八团等撤出战斗,迅速转移到漳龙公路线以东,在岩前区玉宝村短期休整。玉宝村群众安顿伤员,送饭送水,全力支援。国民党军几个团跟踪“追剿”,红军游击队退至老鼠山,决定分兵摆脱敌人,由伍洪祥带二、四连往罗桥陈坑方向吸引敌人,掩护团部率领一、三连,机枪连及新组建的五连及伤员向漳龙公路沿线转移。二、四连在陆家地与由永定转来此地的方方、罗忠毅带领的正要回岩连宁的明光独立营相遇,便一起转到陈坑隐蔽。
  国民党军在推行“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同时,进一步完善了“驻剿”“堵剿”“搜剿”“追剿”等“军事”战术措施。“驻剿”的敌人在各地遍建炮楼或住在机动点上,封锁交通,限制红军游击队的活动,以配合“搜剿”“追剿”。乘敌人两次“清剿”中的间歇时机,红八团和明光独立营又集中到龙车中村整训半个月,总结第一期反“清剿”斗争的经验教训,并决定向漳平、华安交界开进。9月,漳平已驻有国民党军第九师一个团。因而游击队行军途中战斗频繁,在漳平县官田梅营又遭敌第十师第五十六团进攻,红八团团政委邱织云不幸牺牲,政治部主任伍洪祥继任政委,彻夜行军上百里,撤至永福后盂村。又因龙车已被国民党军占领处境危险而入岩东,经黄崮、火德坑、天马山抵罗桥陈村驻扎。途经火德坑附近一个小村子隘口凉亭时,遭遇由玉宝村向永福方向开进、企图夹击红军的敌第十师第五十七团。红八团和龙岩独立营抢占制高点后,勇敢迎敌,经激战击退了敌军。
  1936年2月16日,岩南漳军政委员会正式成立,主席魏金水,副主席陈朝盘(5月后增补陈桂才)。下辖龙岩东部之内外山前、岩前、象山、南靖之和溪,漳平永福之东河、南河、北河、岭下、南福等十个区。
  正当群众斗争蓬勃发展时,8月中旬,国民党军第三师窜驻永福,对岩南漳实行新的“清剿”,移民并村,烧杀抢掠,形势急剧恶化,根据地工作受到严重损失。基点村大量房屋被烧毁,稻子被抢割,干部群众被捕杀。
  10月下旬,敌第三师摧残折腾两个多月后退出岩南漳,形势稍有好转。11月,敌粤军九三八团又窜驻永福,大力扶持区乡地方反动武装作为他们的帮凶,形势又紧张起来。12月,陈桂寿、林狗益等叛变,带领芹园民团摧残白岩前、罗桥、小村、玉宝等村庄,逮捕多人押送芹园炮楼。第五天,岩东游击队在内线配合下开到芹园,以击毙保长陈文碧“调虎离山”,乘机烧毁炮楼,全歼民团数十人,缴获30余支枪,营救出被关押的人员。同月,县游击支队集结兵力,引诱伏击歼灭了邓家坊民团,击毙24人,缴获驳壳枪2支,步枪22支,摧毁了敌人的这个重要据点。次日凌晨,敌九三八团从永福、中甲前来企图夹击,县游击支队及时撤出玉宝,避免了损失。
  由于村里的青壮年基本参加了红军和赤卫队,他们为了打败国民党反动派,为了追求中国革命取得最后胜利,许多人抛头颅、洒热血,壮烈牺牲,许多人全家被杀害。村里的地下交通员和革命接头户经常给山上的红军游击队送盐送米、送菜送信。赤卫队员在村的东西两头山顶上放哨,一看到国民党军队(如国民党第十九路军)进村,就马上吹牛角号,村里的妇女老幼一听到信号就跑到山上躲起来,得到消息的红军游击队在山头上阻击敌人。国民党反动派每次从永福到龙岩或从龙岩去永福中途到两村时就大肆烧、杀、抢、掠。村里的房子几乎被毁尽,许多群众全家被杀害,许多参加红军游击队或赤卫队的战士在该村或外地、参加斗争中英勇牺牲。村里剩下的人口被国民党“移民并村”几次,仅玉宝村人口从土地革命前近800人锐减至解放初的260多人。许多参加了红军第十二军和红军第五军团、第八军团的战士南征北战,在多次惨烈的战斗中壮烈牺牲或失踪,解放后仍杳无音讯。
  解放后,魏金水、伍洪祥等革命老同志回龙岩时,多次打听村民的情况,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村干部和老党员多次去福州找魏老、伍老,受到他们的接见和关怀,二老多次过问起玉宝革命基点村人民的生产生活情况。
  伍洪祥在回忆录提到“例如龙岩县的玉宝……无论敌人怎样摧残杀戳,遭到怎样严重的艰难困苦,众多的基点村都是坚不可摧的革命堡垒。”

上一篇:文坊战斗纪念碑 下一篇:中共红四军前委机关暨红四军政治部旧址———松荫堂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