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2019.08.26 星期一

红色记忆

最新推荐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中共闽粤赣边区史

2019-08-26 09:31:27 来源:   作者:365棋牌游戏在哪儿下_365棋牌官网下载手机版_下载365棋牌  浏览次数:3 [返回]

 

中共闽粤赣边区史
闽粤赣边区党史编审领导小组 ?着
林天乙 ?主编
(连载五十五)


(接上期)
  这次会议对形势的分析和提出的中心任务及具体部署,较符合实际,基本是正确的,对推动各地工作起了重要作用。但这次会议也传达了长江局书记王明未经中央同意在《群众》周刊上发表的《三月政治局会议总结》(即王明关于“目前抗战形势与如何继续抗战和争取抗战胜利”的报告)。王明的这一报告继续发展了他抗战开始以来的右倾投降主义的错误观点,如所谓的七个统一(统一指挥、统一纪律、统一武装、统一供给、统一编制、统一作战、统一作战行动)和“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以及轻视农村游击战争的错误观点等。这些错误观点的传达,曾一度在干部的思想上造成混乱。有的盲目服从,有的怀疑,认为一切要通过和服从统一战线,是不是一切都要听国民党的?共产党要不要有独立性?有的则表示不满甚至反对,他们说,第二支队北上后,闽西国民党当局就支持地主收回过去已分配的土地,如果这也要服从则坚决不干。有的还提出应该组织自己的武装力量,以准备对付可能出现的反共逆流,等等。经过会上的争论和最后总结,对土地问题取得共识,一致认为必须按照国共双方谈判协议办事,对过去已分配给农民的士地维持现状不变,坚决反对地主收回土地。对于其他问题仍没有形成一致意见。在后来的实际工作中,王明的错误思想虽受到许多干部和群众的抵制,但由于强调合法,怕破坏统一战线,严重束缚了干部的手脚,使工作蒙受损失。如有的干部因上级发的经费少,在日常生活发生困难又无法解决的情况下,便自由行动;也有的为了取得合法放松了警惕,结果遭逮捕甚至被杀害。
  闽西南各级党组织冲破国民党的种种阻挠,坚决贯彻执行特委的指示和部署,加紧做好保卫漳泉的准备工作。
  厦门沦陷时,中共厦门市工委机关和厦门各抗日救亡团体的成员,以及在厦门的中共闽西南潮梅特委干部简朴、苏惠,从厦门市区撤退到外国租界鼓浪屿。厦门市工委认为日军占领厦门后可能继续进攻闽南其它城镇,党组织必须坚持在闽南沿海一带开展抗日斗争,确定“发动群众,武装保卫闽南”的方针。接着,厦门市工委在鼓浪屿英华中学礼堂主持召开有厦门各抗日团体骨干参加的会议,讨论和决定成立厦门青年战时服务团,转移到漳州继续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发动民众武装保卫闽南。会议选举共产党员施青龙、谢忆仁任战时服务团正、副团长,宣告厦门青年战时服务团(简称厦青团)正式成立,全团共108人,其中包括厦门儿童救亡剧团(简称“厦儿团”)成员,多数是厦门沦陷前抗日救亡的骨干,其中有海员、店员、工人、中小学教师、中小学生、报刊编辑、记者及文艺界人士。会后,厦门市工委及其领导的厦青团转移到了漳州。根据上级党组织的决定,厦门市工委同漳州市工委合并成立中共漳厦市工委。厦青团同漳州救亡团体密切合作,分成9个工作队,分赴龙溪、漳浦、平和、南靖、同安及闽西龙岩等地,开展抗日宣传和组织群众工作,各分队每到一个地方,马上进行街头演出、宣传抗日、教唱救亡歌曲、读报等,有的则在墙上刷写“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军民合作,保卫闽南!”“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标语,动员群众,鼓励和推动国民党守军在沿海坚持抗战。其中第二工作队共15人,大部分是共产党员,他们根据团部的决定,在洪椰子的带领下从漳州出发,经靖城、龙山、金山、和溪、适中到龙岩,沿途开展抗日宣传和演出,还介绍了厦门军民合作抗日的情况,历时一个月,深受群众欢迎。
  中共漳厦市工委为了在海内外扩大抗日宣传,争取爱国侨胞对祖国抗战的支持,决定派厦儿团到东南亚各地进行抗日演出和募捐抗战经费,并先后派洪凌、陈轻絮、林云涛、张兆汉担任厦儿团的领导工作,成立了党支部。厦儿团于5月下旬从漳州出发南下,一路跋山涉水,风餐露宿,边走边唱,“滚!滚!滚!大家起来打日本,阿兄做先锋,小弟做后盾,打到日本鬼子变做番薯粉。”的闽南方言歌声,响遍漳浦、云霄、诏安城乡,激起了广大人民的爱国热情。他们先后在洪凌、林云涛、张兆汉的带领下,走过闽、粤、桂三省,到过香港、安南(越南)、高棉(柬埔寨)等地区和国家,行程万余里,演出数百场,深受各界同胞和海外爱国华侨的赞誉和支持,募得大批款项和物资,为支援祖国抗战作出了很大贡献。厦儿团路经广州时,邓颖超看望了他们,说“你们小小年纪就那么热心爱国,真是我们的国宝。”邓颖超对厦儿团的崇高赞誉,使厦儿团受到极大的鼓舞和鞭策。后从安南回到广西桂林,又受到八路军驻桂办事处主任李克农和徐特立的亲切接见和鼓励。
  厦门沦陷后地处抗日前线的泉州地区,抗敌保家乡的任务迫在眉睫。这时,中共泉州中心县委书记李刚,团结了一批从厦门逃难回乡的进步青年、归国华侨和泉州进步青年,在晋江、南安一带广泛发动群众,积极筹建抗日武装。他们利用抗敌后援会的名义团结地方上有威望的人士,出面联系24个乡、28个联保主任,齐集在南安深坑举行联席会议,决议成立晋(江)南(安)联乡抗日自卫队,每个联保成立一个大队,会议还制定了组织章程,对筹集经费、枪枝、粮食等进行讨论,作出了决定,并发表“保国保乡”的成立宣言。会后,各乡都组建了抗日自卫队,迅速发展到2000余人枪,守卫在抗敌的沿海前线。
  日军侵占金门、厦门后,进行残酷的屠杀和疯狂的掠夺。在金门,日军上岸后,一次就屠杀壮丁百余人,还挨户搜劫财物强奸妇女。在厦门,无辜被杀者达数千人。青壮年被日军机枪射死或被活埋,许多妇女被日军蹂躏轮奸致死或奸后杀死。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激起了沦陷区人民的强烈反抗。撤退到南安县沿海的金门爱国青年,组织救乡团敢死队,从小嶝岛渡海深入金门,袭击日军,打杀日军数人,缴获武器一批。厦门热血青年300多人,成立厦门中华青年复土血魂团。他们积极宣传民众,四处袭击敌人,在厦、鼓分贴布告,散发传单,鼓励市民以血肉雪国耻,舍身杀敌报国。还有厦门青年组成的鹭江游击队、青年锄奸团等,先后多次袭击吴仓、何厝、钟宅的日军军营和伪警所,击毙日军10多名、伪警20多名,令敌人胆战心惊。

  四、反对顽固派制造反共磨擦,巩固老支点
  正当全国各族人民万众一心,同仇敌忾,掀起抗日救亡运动新高潮的时候,国民党中央仍然实施其在庐山训练班中提出的“在抗日战争中,削弱共产党力量五分之二”的阴谋计划。1938年伊始,就先后给各省下达了一系列反共、限共密令。提出要“勒令取消各地私自组织的游击队”,取缔和禁止“未经中央主管机关许可”的抗日组织,特别要“严加防范”“旧日共党活动区域”等。1938年3月底至4月初,国民党中央在武汉召开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和五届四中全会,大会所通过的《抗战建国纲领》,虽然对推动国民党抗战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却继续推行国民党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政策,说什么各党派各界都要在“一个信仰、一个领袖、一个政府”之下行动,排斥抗日的各阶级、各政党共谋国事。
  国民党福建地方军政当局,秉承国民党中央和蒋介石的旨意,不顾大敌压境,制造了一系列企图削弱共产党力量的反共事件,使刚刚建立起来的共同抗日局面受到了严重的冲击。3月上旬,国民党驻闽绥靖公署在福州紧急召集第八十师副师长钱东亮、福建省保安处处长黄珍吾及省党部特派员陈肇英等共同策划,收缴由闽中游击队改编的第八十师特务大队的武装,并蓄谋暗杀大队长刘突军。3月11日凌晨,二三九旅以一个团的兵力包围收缴了特务大队的武装,扣押了全体指战员,并于前一日在莆田扣押、杀害了刘突军等5人,制造了反共的“泉州事件”。这是继“漳浦事件”之后又一起背信弃义摧残抗日力量的严重罪行。
  3月中旬,国民党福建当局又破坏国共和谈协议,下令对新四军“在闽设留守处从事活动者,应即严予取缔,一律取消,如有违犯不遵命令,一律视同土匪严办”。
  在国民党福建当局发动上述反共事件后,闽西南各县的国民党顽固派又制造了一系列反共事件。龙岩县长陈石派员到各区乡,开办保、甲长训练班,秘密宣传防共办法,并收罗过去最坚决的反共分子、联保长,组织“效忠团”,专司反共活动;藉口防止汉奸活动,禁止保甲长以外的一切集会;一些土豪劣绅多方制造谣言,煽动政府向共产党进攻,鼓动反动地主收回土地;以至暗杀共产党干部和进步人士。1938年6月5日深夜,在漳州秘密绑架并杀害龙溪民众救国服务团副团长、共产党员柯联魁,及文化界进步人士高般若等4人。次日,围捕漳州青年战时服务团30多人,解散平和县小溪抗敌后援会。14日,在平和的中共漳州中心县委宣传部长林路等4人又惨遭暗杀。7月12日,中共龙岩县委委员林映雪等人,被龙岩县当局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接着龙岩小池区委书记吴裕昌被暗杀。10月,龙岩、永定国民党当局强令解散白土、黄坊、岐岭、下洋、湖坑、湖雷、金砂、坎市等地的抗日救亡团体,查禁特委和龙岩县委机关报《前驱》《团结》,包围袭击在南溪、委子和上赤坑的中共永定县、区委机关驻地。漳州国民党当局和驻军不顾社会舆论反对,强令解散厦青团,并派兵包围其驻地,强行把52名团员押到沙县集中“受训”。12月,国民党连城县政府还派民团包围在丰图活动的抗日宣传队,枪杀了中共连南县委组织部长李元。此外,在龙岩、永定、平和等地,大肆搜焚抗日书籍,排挤和抓捕进步教职员,解散平和县中学。(未完待续)
下一篇:项南传

搜索